评论区
发送邮件
返回顶部
通讯篇
当前位置: 首页侨乡故事通讯篇正文内容

情缘一脉牵 天涯若比邻

时间:2020/12/5 15:07:48来源:龙湖镇侨史馆
字号:1872

情缘一脉牵 天涯若比邻
——菲律宾怡朗访亲纪行
施文芳(图、文)

(一)

己亥年深秋“泉州·晋江——菲律宾·克拉克”和“泉州·晋江——菲律宾·宿务”航线相继开通,我有幸成为第二班飞往宿务的乘客。

此行的目的地是怡朗市,它是我的族亲早年出洋谋生的主要聚集地,我家族的众多成员至今仍生活在那里。与我同行的有堂叔施教面、堂弟施永彦。我们受老家——晋江市龙湖镇苏坑村族亲的派遣,专程前往菲律宾探访族亲,收集在菲律宾族亲的信息,筹措资金,以应老家续修族谱,修建“公妈厅”之需。之所以在10月最后一天出行,是要赶在菲律宾11月1日“亡人节”之前到达,以便与在菲的族亲们会合,一同祭奠安眠在菲律宾的先人。

晌午刚过,我们一行三人搭乘的厦航MF8687班机从晋江机场腾空而起,掠过闽南的一片城乡、越过东南沿海的崇山峻岭、跨过台湾海峡,向千里之外的菲律宾宿务市奔去。

宿务市是菲律宾第二大城市和最重要的商业、贸易和工业中心,也是菲国著名的旅游城市,素有“南方皇后”之称。对于这个城市,我早就耳闻和向往,但几次到菲律宾访问,却因故没能走访斯地,而这趟旅行也只是转机经过。当飞行飞临这个城市里,我急忙寻个座位,倚窗观望:好一个滨海城市,海天一色、争相辉映,高楼、平屋、港口、码头密密麻麻连成一片,勾勒出海岛的轮廓,宛如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大海的碧波绿浪之中,好一派美丽的风景啊!我取出相机,连连按着快门,取得一幅幅航拍图……

飞机在下午3:30(菲国与中国同一时区,没有时差)着陆于宿务麦克坦国际机场,入境及通关过程还算顺利,迈出机场后,我用那半生不熟的英语求助于路人,走到宿务国内机场,又是办理行李托运领取登机卡、过安检、到达候机厅等候菲航PR2398航班,晚7:30我们将飞往怡朗市。

离登机的时间还有一、两个小时,在候机厅的餐厅我们边用餐边观看在候机厅的“万圣节”表演节目,一群蒙着头脸,穿着奇特服装,扮着鬼相的年轻男女的奇异表演,我们很快地度过这段候机时间。

飞往怡朗的班机没有停靠廊桥。当我们迈出登机口,跨上摆渡车时,黑蒙蒙的天空正下着不大不小的雨滴,摆渡车驶近飞机航梯时,雨似乎更大了,夜幕里,一架大飞机闪烁的灯光,这是将承载我们飞往怡市的班机。这种机型我从没有见过,长长的机身就像挺着大肚子,起落架上的轮胎只有摩托车车轮一样的大小,整个外型就像辆长长的房车。在撑着雨伞的机场人员的帮助下,我们进入了机舱,机舱里一排简陋的座椅更像是一辆长长公共汽车。机舱外雨越下越大,远处还传来了几声沉闷的雷声,我顿时有点忐忑,堂弟永彦安慰地说,菲律宾航空运输历史悠久,驾驶员经验老道,是全球最安全的航空公司之一。我看看周边,那些本土乘客似乎都有说有笑、若无其事,又看到那年轻貌美的空中服务员,个个态度安详,神态自如,我的心情就慢慢平静下来。不一会儿,飞机开始在雨里缓缓滑行,平稳地飞进夜空,还不到半个时辰,旅客们就被告知飞机开始下降了。整个航程只有四十分钟,,可算是世界上最短的客运航线之一吧!很快地飞机就着陆到达我们的目的地了。

(二)

飞机一着陆,我们很快就领到了行李,走到出口,一股湿润又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一场大雨刚过,地面湿湿的,气温不冷又不热。不一会儿,一部中型的旅行车缓缓驶来,世习堂叔、珊珊堂姑、阿镇堂弟迎接我们来了。一阵热情的寒暄后,旅行车带着我们驶出机场。途中,热情的主人又把我们拉进一间当地特色菜的餐馆,硬让我们本已用过餐的肠胃又撑下烤猪脚,海鲜饭等美食。食间,堂亲们一边介绍菜肴,一边向我们介绍起怡朗当地的情况。怡朗在菲律宾中部班乃岛的东南沿岸、是菲国重要的港口城市之一。有人口20多万,其中华人华侨1万余人。怡朗属季风气候,气温不高,较为清爽。华侨华人间早有这样说法,“要爽就去怡朗”。前两年,怡朗还被加拿大Moneysense杂志评为“菲律宾最适合居住的城市”。珊姑还讲了一段有趣的故事,因为怡朗的地形酷似鼻子和下巴,当地土著居民黑矮人原称它为”伊洛伊洛(lrongrong)”,就是“象鼻子”的意思。西班牙入侵后,就用他们的语调改为Iloilo,直至今日,成为正式名称。怡朗于我并不陌生,从儿提时就时常听我祖母、父亲提起,它是我们伯祖父、祖父、伯父等长辈早年离乡背井、扬帆过海、奋斗打拼的地方。这个地方还是我父亲的出生地。所以对于怡朗我一直怀着非常亲切的感觉,我也把我了解到的泉州与怡朗联系的情况也告诉大家。这几年来泉州市与怡朗市开展了诸多交流活动,两地各方面的情况有了相互了解,友谊加深了,关系发展了。上个月(2019年10月),泉州市与怡朗市正式建立友好城市关系,泉州近期将组团访问怡朗市。

餐桌上的我们你一句、我一句地交谈着,一下子把我们几个从没谋面的堂亲拉近了距离,更有“自家人”的亲密感觉。

走出餐馆,我们来到市区的一家旅店,旅店的英文名字叫做“Diversion 21”。旅店有七、八个楼层,虽不算新,但设施还先进,被褥整洁,这就是我们几个人在怡朗之行的安寝之处。当我们要办理付款手续时,被告知伟进堂侄已替我们付账,而这家旅店的老板也是我们的亲戚。入住后不久,乡贤施蓬勃专程从马里拉飞来陪伴我们。他原在泉州丰泽区政府任副区长,现转任在菲国一家中资公司的负责人(也是老家苏坑人,是堂弟永彦的老同学、我家兄妹的熟人)。住在亲戚开办的旅店,又见了这么多的族亲、老熟人,我们倍感温馨。一阵洗浴后,就进入在异国他乡的第一个梦乡。

(三)

11月1日是西方的“万圣节”,而在菲国名曰“亡人节”。它是当地继元旦、圣诞外最重要的节日。节日期间,大都厂商都歇业,民众整个家族聚集在一起过节。生活在菲国的华侨华人也入乡随俗、家族成员相聚祭祖。

清晨,我们早早起床到旅店餐厅就餐,珊姑、阿镇堂弟已在餐桌边等候我们,帮我们点好一份份的早餐。老友许健评夫妇也来探望,许太还送我们一大袋芒果干、香蕉片,带来帮我购买的祭墓供品。

健评夫妇是家乡晋江龙湖人,早年来菲打拼,现在事业有成。他们热心公益、助人为乐,对家乡来客总要热情款待。他们俩是我两年前首次来怡朗结识的朋友。当时我与友人到菲国首都马里拉旅游,刻意带上我父亲三十多年前在怡市祭扫我祖父、伯父陵墓时拍的照片,因时间久远,当时陪同的亲戚已过世,我父亲也已无法讲清墓地具体的位置。通过友人牵线,许先生仅凭着那张模糊的旧照片,经多方打听,终于在怡朗的华侨义山找到了我祖父、大伯父、大伯母、三伯父等亲人的墓地。我随即飞往怡朗,祭扫先人的墓陵。那趟怡朗之行,受到健评夫妇的尽心帮助和热情款待。这两年我们时常互通音信、友情不断加深。

早餐后,我们与健评夫妇分手,随着珊姑、阿镇驱车来到怡朗近郊的森湖墓园。这是一片当地新开发的墓地,菲人、华人、天主教徒、佛教徒都可购地使用。墓园环境优美,花树丛丛,一个个坟墓纵横有距、整齐有序。这天,人流如织,拥挤不堪,人们手提佳果、鲜花、香烛在先人的陵墓前祭拜。在路边,还有卖香烛者、售鲜花者摆摊设点, 颇有“节日”的气氛。为维护“节日”的安全和秩序,警方还派人现场安检、四周巡逻。我们随着车流、人群,缓慢地进入墓园,依次在研谋伯祖父、学鎗、兆根堂祖叔父,教床堂伯父,文通、文鹏堂兄等亲人的墓陵前焚香、行礼。在这些亲人的墓陵前,我们还见到他们的遗像,这许多我都是只知其名未见其人,以这种方式“认识”他们,不免令人感慨。

在兆根堂祖叔父、秀清堂祖叔母的“佳城”前,我们看到两边的门柱上篆刻着“兆秀根清做事慎恳以诚待人、族运乡益穷智谒虑稍尽绵薄”的楹联。这是兆根堂祖叔父生前为自己安排后事所拟定的,这位先人早年往菲创业、事业有成,曾任临朴堂施氏宗亲会怡朗分会理事长,在任内建设分会会所。他为人热情、慷慨,很有家乡情怀,其为人处事至今仍被族人称赞。

随后,我们与习叔、珊姑驱车来到了不远处的另一个墓园——怡朗华侨义山(Chinese Cemetery)。这处墓园里坟墓密密麻麻,几乎每个墓碑上都刻有中、英文两种文字。墓主人大都是晋江、南安、惠安等地的闽南人,从墓碑上刻的时间上看,至少有一、两百年的历史。这个墓园是我此行的重要目的地,这里有祖父、大伯父、三伯父及多名族亲的灵寝。我们沿路祭扫了学基、教参、文狮等族亲的坟墓后,来到祖父、大伯父、三伯父的墓地,走到墓前,我猛然一愣,简直与两年前我看到的迥然不同——几座坟墓焕然一新,墓碑的文字重新描红,墓身重新粉刷,整个墓地周围整理清洁。墓前排满水果、糕点、花篮,几樽香烛,青烟袅袅,显然,扫墓人刚刚与我们擦身而过,他们无疑是我们的亲人,但从未谋面!我大感失望。珊姑忙向一边的菲人打听到扫墓人的电话,竟然联系上了。我们与他们约定午后在我们下榻的旅店见面。我们一行人虔诚地在陵寝前焚香行礼,祭拜后带着对亲人的追思默默地离开墓地。

用完午餐赶回旅店,一跨进大堂,一男一女两名长者由两名年轻人牵扶着迎了上来。我们互相核对下信息,那两名长者竟然是我大伯父的亲儿子和亲闺女,也就是我素昧平生的堂兄和堂姐,而那两名年轻人是堂姐的一对儿女,我们都是学昆祖父的后代,是至亲啊!顿时,大家激动得连话都说不清,我们一个大家庭的人,远隔千山万水,分离万千日夜,未曾想等到年届花甲、年届耄耋才能见面,真是感慨万千哪!我们互通了名字,我的堂兄叫亚嘉,堂姐叫妮沓。亚嘉堂兄旅居美国多年,儿时学到的家乡话已忘了许多,但亲情挡不住语言的隔阂,我们一会儿用英文、一会儿用中文、一会儿用闽南语交流着,我又打开微信与家乡的父母、建阳堂侄、志琛堂侄孙和我远在美国的儿子通了视频,让他们也在网上见了面,感受亲人团聚的喜悦。亚嘉告诉我,他有兄妹四人,他与小妹亚丽定居美国、大姐秀英在宿务居住,只有大妹妮沓还住在怡朗。近年来,他每逢“亡人节”假期都回菲国与亲人的相聚。给祖父、父母、叔叔等亲人扫墓。今年还特地请人整理先人的陵墓。听了这些,倍感欣慰,顿时对这位亲兄长充满敬重之心。这位流淌着中华民族血液、秉承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海外游子是个大孝子,是我们家族的楷模和希望啊。

我们相拥而坐,亚嘉时不时握着拳头轻轻地在我的胸前敲打着,我敢肯定那是一种友好、亲密的表示。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下午四时多,吻别了亲人,约定明天再见。

晚上,我们又应邀参加了健评夫妇的家庭团聚晚餐,结识了健评的亲弟弟等他们家的几位亲友。

(四)

11月2日,我们计划是走访在怡市的亲友。珊姑早早就到酒店等候我们,招待我们用早餐,席间她对我们讲,“你们不是有兴趣了解怡市的华文教育吗?上午我们到怡朗华商学院参观,把走亲访友的时间安排在下午。”我们赞同她的安排,她随即call来她的中学时代的同学、现在的闺蜜,菲商学院外事联络处的王秀敏老师陪同。王老师是华商学院的资深教师,任过学院汉文小学部的主任,能讲一口流利的中文和闽南语,待人又热情又诚恳,与我们交谈起来一点问题也没有,她还曾经陪同珊姑到过我们的老家苏坑,所以与我们真的有一见如故的感觉。在往华商学院的路上她为我们介绍:“华商学院创建于1912年,是菲律宾第二所华文学校,百余年来,学校历经坎坷,经数代华人华侨的不懈努力,克服困难,规模不断扩大;办学以来,学院始终以培养菲华社会精英为目标,同时积极传播中华文化,促进菲中两国的友谊。现学院有两个校区,设有幼儿、小学、中学等教学部,在校学生近2000人,现与中国多所高校建立了协作关系,不久前还被中国海外交流协会授予“华文教育示范学院”。      

华商学院的分校区的名字特别有诗意,叫“丽日诗歌”。我们先去那参观,一进校区,一座三层钢筋水泥教学楼就映入眼帘,我们循着阵阵的读书声,进入教学楼三楼,王老师告诉我们,这几天本地学生放假 ,学院专门安排中国大陆来菲进修的学生上课。教室门紧闭着,我们也不好打扰,下楼后,我们依次参观了学院的图书馆,体育馆,游泳池等场所。     

当我们来到学院行政楼参观时,王老师突然指着不远处走来一位中年妇女说 “施老师也在这里,她是我们学校中文部的主任,可能也是你们的族人啊!”珊姑一看,喊着“是慧玉,我们的亲!”我们就迎了上去。一对信息,她是我伯祖父的曾孙女,是文瑞堂兄的闺女,我的堂侄女,我们的至亲,未曾谋面,却在这里不期而遇。惠玉堂侄女还告诉我,在学院中文部任教的施静静是我们的族亲,我们许多家族成员都在这所学校念过书,从这里毕业,有的还是我们学院的杰出校友,如华商学院菲律宾首都校友会名誉理事长秀秀和现任副理事长珊珊这两位女将。

参观了分校,我们又驱车前往学校的总部参观。在总校校区,我们还遇见两名从重庆市来支教的老师。秀敏老师特地到办公室取了两本华商学院创校一百周年纪念特刊《百龄华商》赠送我们,我稍为浏览,百余年来华商学院真是硕果累累、人才辈出,培养出黄祯潭(菲华商联总会理事长)、曾焕福(菲国最成功的创作型音乐人之一)等许多菲华社会精英。我还在《一百年来华商中学董事会会员芳名录》中找到伯祖父施研谋,堂伯父施教床,堂兄施文鹏、施再发、施建筑等人的名字。其中,文鹏堂兄任过学校校董会董事长,教床堂伯父还被评为华商学院二战前后复校时期十五名热心董事之一。可见我族亲们与华商学院的渊源之深远。

参观了华商学院,我们来到一家海鲜餐馆,中午,世习堂叔在那儿款待众堂亲。亚嘉夫妇、妮沓夫妇及儿女来了,并伟、并生兄弟来了,世习叔的两个漂亮的外甥女和几个不知名的小字辈也来了。亲人们把餐饮靠近沙滩的一排餐桌坐得满满的,在怡市我们的家族开枝散叶,真可谓是枝繁叶茂、人丁兴旺啊!

(五)

午饭后,我们开始走访亲戚的行程。一部中型旅行车在怡市的城区中穿行,道路两旁处处可见西班牙殖民时期留下的欧式建筑,古香古色,让人仿佛漫步在历史回廊,别有一番风味,商业区,店铺排满了街道两边,人们熙熙囔囔穿梭其中,那光景与我少年时生活的闽南古镇安海倒有几分相似。几家族亲开办的商店一闪而过,最终我们在世习堂叔经营的店铺停了下来,这是一家百货店,店里货色玲珑满目,世习叔已在店里忙碌了,店里有店员十余名,我问习叔为何需要这么多店员,他告诉我说:“这时正巧闲着,有时生意好时,一下子人来了很多,他们还忙不过来啊。”由此可见,世习叔经营有方,生意做得红火。

离开世习叔的店铺,我们到了世习叔的住家,世习婶和她女儿、两个外甥女在家接待我们。这是一座三层的钢筋混凝土楼房,楼下是经营的门面与仓库,二楼是店职员的宿舍,三楼是习叔一家人住所。兆根堂祖叔父、秀清堂祖叔母两位先人的遗像摆在客厅显目的位置。世习叔继承祖业经营百货生意,把祖辈的事业发扬光大。他待人真诚、为人低调,但对家族的事却尽心尽力,几次回苏坑老家探访亲人,祭拜祖先,是位敦亲睦族、值得敬重的人。

接着我们去了伟进堂弟的家里,伟进堂弟是金榜堂叔父的儿子。他拓展祖辈创下的生意,忙碌生意之余热心公益,关心宗亲事务,任临朴堂施氏宗亲会怡朗分会副理事长。这次我们到怡市入住旅店,他早早就为我们买了单,可见是位慷慨大方之人。伟进一家还十分崇敬中华文化,多次前往中国游历,回故乡寻根谒祖。其住家的客厅餐厅排满从中国带回的条幅、对联、书画、座像等艺术品。值得他们一家骄傲的是伟进有个聪颖、乖巧、秀气的独生女,现在华商学院初中部学习,学习成绩特别好,去年获得二十五届菲华杰出学生奖,是当年华商学院丽日诗歌分校唯一的获奖者。

走出伟进堂弟的住家,已近傍晚时分,我们顺路来到市区的莫罗教堂参观。这是一座历史悠久、城堡式建筑的天主教教堂,教堂外形雄伟壮观、周围极具创意的白色天使雕像衬托着浓浓的宗教氛围,只是在傍晚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点诡秘莫测。在教堂里面则是灯火辉煌,四周的墙壁上装饰着精致的雕刻和绘画,弧形的走廊两边一排排的座椅坐满虔诚的教徒,前台有位神父正领着信徒们作祷告……

(六)

参观完教堂,我们赶到市区的一家中餐馆,并聪、并生、并伟三兄弟和他们的母亲文鹏堂嫂及其家人已在二楼的餐厅里等候大家。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文鹏堂兄回到老家苏坑寻亲,我们见了面,交谈甚欢,让我十分痛惜的是,过后不久文鹏堂兄就过世了,我与文鹏兄是同个曾祖父的后代,我们又见过面,所以我对他的家人有更亲切的感觉。不一会儿,亲人们陆续到来,文通堂嫂、亚嘉夫妇、妮沓夫妇及其儿子、慧玉堂妹等许多不知名的家族成员,让我感到突然的是,一位未曾听说过的堂姐也来了,是我堂伯父教杰的长女仁娜。她专程从邻近的城市描戈律赶来聚会。她告诉我,他们兄弟姐妹共五人,分别居住在菲国的宿务、描戈律和美国。亲人们济济一堂,原订酒菜两桌被增加到四桌,蓬勃、教面、永彦和我穿梭其中,向族亲们报告家乡的近况及“公妈厅”建设和续修族谱等事项。他们纷纷表示要尽力支持家乡宗族的"大事",争取多回老家看看、到家乡省亲谒祖。

亲人们有说不尽的话儿,整个聚会洋溢着浓浓的亲情和无比的欢乐,晚上近10点钟,最后大家才依依不舍地相互告别……      

聚会后我们回到旅店,想起我们隔天就要离开怡市了,心里真的有点难舍,回想在怡市两天多的时间,尽管行色匆匆,却基本上完成家乡族亲们交办的工作,还与众多的亲人们见了面、取得联系,尤其是与未曾谋面的堂兄妹亚嘉妮沓,堂姐仁娜等亲人见了面,更是感到十分欣喜。在怡期间,时时刻刻沉浸在亲人们的情意中。受到世习、珊珊、伟进、并聪三兄弟等亲人的热情款待,更是感激万分。这趟怡朗之行,最宝贵的收获是无穷无尽的亲情。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11月3日上午,在飞离怡岛的飞机上,望着窗外婀娜袅袅的朵朵白云,我默默地祈愿:请列祖列宗保佑我们家族生生不息、兴旺发达,海内外的亲人把心贴得更近,走得更亲。

相关信息